三、你还不赎货基,买短债基金?

后来,我写了篇《铁打的韭菜,流水的黑马》,说别担心错过什么,大部分黑马将是分母。如果有不错过先生死掉的话,那都是自己选择的结果,怪不了谁。